【破滅、重生】一個在紐約搬家6次的故事(下)

(此篇為“一個在紐約搬家6次的故事“下集,上集請點此





每一次告別,都是為了下一次希望趨近完美的相遇。故事才開始,劇情未完待續。


前三次的搬家,教會我的是與人相處的眉角、溝通的重要性,以及邁向獨立的過程,雖然未成熟到獨當一面,但是相比初到紐約的我,仍有許多不同面向的成長。

而接下來的三次搬家,則讓我上了一堂又一堂關於親密關係的課,我們從依賴彼此、碰壁、沈默、決裂到成熟的說再見,並且在告別之後,重新找回自己,並成為更好的樣貌。

#4 紐約下東區:從天堂跌到谷底


2018年8月的前夕,前男友和2018年初剛到紐約的朋友P與女友S決定我們兩對情侶四人找個新家一起住。因緣際會之下,當時打工的地方的老闆家隔壁剛好在出租,於是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房,那是一間兩房一廳,位在曼哈頓下東城(Lower East Side)和中國城(China Town)交界處的一棟翻新的公寓,位置極佳,可以走路到Soho,地鐵也可以一線到達Parsons,租金以曼哈頓來說也是十分的划算,因此我們四人便決定在此落腳。當時的我們都十分興奮終於可以搬進曼哈頓體驗在城裡的生活,覺得是一種升級感,再搬進去之後時常步行在附近探索小店或是餐廳,也時常邀請朋友來家裡玩,期間也時不時有從台灣來的朋友借宿,可以說是一段熱熱鬧鬧的日子。



住在這裡的時光非常充實,除了是在Parsons的最後一個學期之外,並且同時兼顧了造型工作以及兩份打工來貼補生活費用(其中一份打工就是介紹我們新家的老闆的自創服飾品牌,另一份打工則是在離家步行10分鐘的日本餐廳,兩個打工地點都在新家步行的范圍內 )。然而面對著紐約高昂的生活費、以及畢業在即的壓力,越接近2018年底,心情更是越來越沈重。但是老天似乎是沒有要讓我輕鬆度過這段時期的意思,就在12月的某天,面臨期末考的前一週,前男友和我提出分手,我有如晴天霹靂,一時之間完全無法接受眼下發生的事情,於是情緒崩潰了好幾天,各種複雜的情緒毫不顧慮的直接潰堤。由於一些原因,前男友和我算是複合拖著這段苟延殘喘的關係一個多月後,最終還是分手告終,於是在一個月內的時間內,我得找到新的住處,告別前男友,告別舊有的生活。



這是一段將近三年半的關係,從來紐約前到在紐約一起的相處和生活,雖然最後分手的原因不是很愉快,但是加加總總在國外一起生活的這些日子,有了彼此的陪伴,很多困難的日子也就這麼過了,所以後來的我總是告訴自己,有多少怨懟就有多少感激,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很多時候就只是緣份到了,這個事情的發生只是在告訴我自己,未來的日子你得學會更堅強的面對一切,而就目前看來,這一切的發生的確是正確的安排。我認知到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很堅強,而我也在男女關係中更了解自己以及自己要的是什麼。



#5 曼哈頓市中心 Hell's Kitch: 破滅重生的開始


很多時候覺得我真的是個很幸運的人,就在眼看要滿搬離舊家一個月的日子裡,我在華人社群裡找到一個位在曼哈頓市中心的一房一廳的門衛公寓,雖然當時收入不多的我仍需要靠父母贊助才能租下這間房,但和同區域的租金相比,幾乎是直接砍半的價格,於是看了房後,便馬上決定搬來這裡,而這也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住,並且沒有室友的經歷。也許是老天看在我前些日子過得太慘,因此才搬到新家沒多久,各種造型工作以及雜誌實習工作紛紛湧入,讓我剛入住沒多久的日子便馬上忙碌了起來,此時的我也剛畢業必且拿到了OPT(Optional Pratical Trainning )的工作簽證,於是開始如火如荼的開始準備O1簽證的申請,同時為了貼補生活費用,之前的兩份打工也持續進行著。



搬到曼哈頓市中心來住也許對很多人來說不算什麼,得更經常面對繁雜雍擾的人群及每天來來往往的觀光客及遊民,十分的不清淨。但對於搬來紐約前,對這個大蘋果有無限想像的我來說,這都是人生的一個新篇章。在這段依舊忙碌的日子裡,我經常在夜晚回家的路上以及回到住處後坐在床前看著窗外的高樓大廈時,思考和想像著這些和我一樣住在紐約這個大都市裡追尋夢想的人,是如何面對眼前所經歷的一切。也許褪去紐約的光鮮亮麗後,只有不為人知的辛酸和貧富差距,不論失敗與成功,我們都只是用力地在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就算過了幾年之後想要的生活不再一樣,但我們都曾經放膽追尋過,就像有些人說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過程的積累,而過程的中絢爛與淚水交織下的故事,往往比最後攤在外人眼前的結果更值得細細品味。



在這期間,我認識了我的現任男友,而這也是我第一次體驗到美國的約會文化。很意外的沒有太多的文化衝擊,同時也消抹了一些我對美國人的刻板印象,而我也在一些小地方受到了影響,像是原本對墨西哥菜興致缺缺的我,現在能一週吃好幾次taco都還欲罷不能,雖然這應該跟美國人無關純粹跟我個人有關,不過因為生長的文化背景不同,會關注的事情也多少有些不一樣,當男女關係加上東西方文化的碰撞,我很慶幸目前只有更多的彼此學習跟包容,而沒有因為文化差異而發生的爭執。



由於男友也是在設計領域工作,和他交往後也增加了我對於創作的熱忱及勇氣,於是在這期間我在朋友兼前室友P(攝影師)及P的女友(模特)的幫忙下,完成了我的第一個個人創作系列Color Throry。也在接近年底時完成了系列作品的第二部Shape of shape,並且開始策劃開個展Color Geometry




#6 離開曼哈頓,前往紐澤西:隔離下的同居生活


2019年就在各種新的機會及變化下轉眼間就過完了。2019的年底跟2020的年初,我在剛任新職的獨立設計師品牌也已經工作了六個多月,此時正在如火如荼的趕工FW20系列的最後製作階段,並且準備O1申請的收尾動作以及準備個人展覽的開幕事宜,由於OPT簽證即將到期(OPT簽證為國際學生畢業後,美國政府提供的工作簽證,大部分科系會為一年,部分理工科系會有三年的時間)加上不知道O1簽證是否會順利通過,就在這樣去與留的龐大心理壓力下,男友為了能夠就近幫助我準備展覽跟簽證申請,於是提出同居的建議。我就這樣再度告別了將近住了一年的Hell's Kithchen,前往位在新澤西的男友家。


三月接近中旬,在我很開心終於收到O1簽證通過的消息,以為2020年終於可以大展身手做些什麼的時候,紐約因為疫情的關係而封城,而世界各地也接二連三地受到影響,整個2020的開端就這樣被按下了暫停鍵,一時間內所有人都感到慌亂焦慮,我們開始對未來的一切感到茫然未知⋯⋯



幸運如我及我男友,沒有因疫情而丟失工作,雖然得被迫天天關在家隔離工作,上演著畫正字記號計算著今天已經過到第幾天的戲碼,但日子也變得簡單,同時也逼迫自己做些以往沒有時間做的事,像是上線上課程、畫畫或看書,也試著更加珍惜感謝身邊擁有的人事物,因此儘管對未來的規劃仍有很大的未知數,焦慮感也未曾停止過,但我們能做的也只有想盡辦法照顧好自己,2020到今天八月初為止,已經發生太多太多令人傷心難過的大事,也因為紐約在三月十封城的關係,我又再度一批人告別,而這次連好好的見上一面都沒有辦法,只希望大家都能在各地過得好就滿足了。




同場加映 # 7 新澤西內的搬遷,與男友的新家


因為男友舊公寓的租約七月底將到期,加上在家待著的時間變多,於是在五月份的時候我們便開始看房,以一房一聽或兩房一聽為選擇標準,希望如果有多出的空間,可以拿來單獨作為工作空間。因為疫情的緣故,我們兩個都不是那麼想搬進曼哈頓,加上曼哈頓的租金及空間性價比真的比較低,因此位在哈德遜河邊,與紐約華爾街面對面的Jersey City就成了我們的首選,空間上大了許多,也終於遇見了在紐約將近四年裡最喜歡的一個家。


搬來新家已經過了一週多,很多傢俱都還沒到位,雖然不知道這會在這裡住上多久,但也只能相信,一切都是好的開始⋯⋯




(終?)

34 views2 comments